橘叔_以大橘为重

耀耀耀耀耀!
极东无差or菊耀,偶尔有其他耀相关cp,吃耀菊但不产出。
写文图一时爽,懒,且大有烂泥扶不上墙的趋势(......)
教练其实我想学画画的(......)
......
别、别取关哎有话好说!

【极东】极东半日观察日记

@只是猫而已 君的点文!不知道有没有写出你想要的日常的感觉......实在是小学生文笔,只能写到这样啦orz

依旧短小,傻白甜向慎入

  7:00 a.m.
  

  不耐烦地抬手摁住床头恬噪不已的闹钟,本田菊强忍睡意撑开相亲相爱的上下眼皮。
  

  周六。早。七点整。

  
  睡意全无。本田菊慌忙踢掉身上的被子翻身下床,胡乱晃动双脚去探拖鞋,又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转过身————
  

  身旁的人还熟睡着,也许是夜里睡觉不老实,披散的如瀑长发略显散乱,甚至还有几络挂在了脸上,遮在微微张开的嘴唇上。

  
  松松垮垮的睡衣有一边竟滑下肩来,露出的半截光洁胸脯平稳而规律地起伏着。
  

  本田菊不禁失笑,他的耀睡眠质量还真是好得没话说,说不定从床上滚到地板上都弄不醒他。蹑手蹑脚地再爬上床,把挂在恋人嘴边的几络发丝撩到一旁,轻轻将自己的嘴唇印上,落下一个像现在从玻璃窗溜进房间的晨曦一样轻柔的早安吻。然后将滑落下来的睡衣重新拉了拉上去,下了床,拉好窗帘,轻手轻脚地掩好房门出了厨房。
  

  
  8:45 a.m.

  
  厨房里热腾腾的香气拐着弯穿过房门钻进王耀鼻子里,将占据于他脑海中最后一丝想要继续赖床的念头挤跑。看到自己规规矩矩地躺在床上,睡衣还整整齐齐地穿在身上有个睡衣的样子,王耀了然笑笑,知道大概又是自家恋人受不了自己睡相恶劣起床前整理了一番。
  

  将窗帘刷地一下打开,还有些昏昏沉沉的房间霎时亮堂起来。餐桌上已经摆好两份油条,一份是切好了,小块小块的盛在碟子里;另一份却是一整条地架着,上头还冒着丝丝热气。王耀想起刚确认关系时与本田菊一起压马路逛小吃摊,两人就着“油条究竟应该怎么吃”这个问题展开了激烈的争论,最后竟愈演愈烈,最终以两人吃了n根油条看得路人目瞪口呆、并且最后都双双吃不下午饭而收尾。而王耀也对这次将全部的油条吃法的实验得出结论:油条还是整根吃的过瘾。

  
   灶台上炖着的粥咕噜咕噜地冒着泡泡,王耀看着自家恋人在厨房里忙活的背影,没由来地笑了出声。他小心翼翼地猫着腰挪了过去,还不忘用一只手捂着嘴以免自己笑出声。另一只手却环住了对方的脖子,踮起脚在人有些婴儿肥的脸颊上“吧唧”一下便干脆将头搁在对方肩上。
  

  可本田菊对于恋人幼稚的撒娇行为似乎不为所动:“醒啦?醒了就请快去洗漱吧,外面桌子上有杯牛奶,已经热好了。”

  
  王耀对于恋人冷淡的反应早已习以为常,只是嘟了嘟嘴便瞄向锅里的粥,却没有错过本田菊话里的热牛奶,当然也没有错过他耳尖微微的泛红:“蘑菇虾仁粥?这听上去倒是挺对你口味。”他索性将另一只手也环住对方,“跟外面的油条对比鲜明。你该不会是在暗示什么吧?”

  
   “是鲜虾,在下只不过是放了一点点虾仁。”本田菊更正道,并开始考虑是不是应该找一天带自家恋人去配副眼镜,“并且清淡的粥与油条是绝配,这是在下的信仰。”

  
  原来粥配油条也可以是信仰。王耀有些嫌弃,自己的恋人竟然这么没有追求:“你还真是容易满足。”

  
  “那您倒是说说看怎样才是有追求?”
  

  “我看怎么着也得再有杯豆浆。”
  
  
       —————————————————————————
  
   然后?然后暂时就这么多啦(你)!
       好久没更新你们有没有想我!(我觉得分分钟要掉粉)
       猫君说想要看暖暖的极东日常,大概这样也勉强算......吧......?
       啊啊总算是把50fo时的点文还上了,只挑了猫君点的这篇写,其他点了没有写到的抱歉啦(顶锅盖土下座)
  
         ......可能有后续?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