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叔_以大橘为重

耀耀耀耀耀!
极东无差or菊耀,偶尔有其他耀相关cp,吃耀菊但不产出。
写文图一时爽,懒,且大有烂泥扶不上墙的趋势(......)
教练其实我想学画画的(......)
......
别、别取关哎有话好说!

  王耀并没有察觉到他,看来即使是他关门发出的“我回来了”的信号也没办法把恋人的注意力从手里那盆混合了各种原料的面粉中拉回来————每当他这么说时,王耀总能不厌其烦地纠正他并且一遍遍将原料都如数家珍地罗列出。一边稍稍地担忧着自己的地位,本田菊一边将今早出门前耀亲手给他打的领带扯松。
  
  被牢牢端着的面糊“哐当”一下在另一只手的恶意操纵下重重倒在在了料理台上,王耀却连意思意思被突然抱住吓到的惊呼都不给一声,一把抓住了看似环住他腰腹实则图谋不轨四处游荡的罪恶之手,转过头要去亲吻身后的人。 本田菊先是将鼻子埋到王耀松松垮垮束起的小辫子里深吸了口气,然后事先料到似的将头偏到另一边,腾出一手抓住恋人沾满黏糊糊面糊的手指放进嘴里吮。
  
  原先厨房里若有若无的香气这时都放大了百倍,一阵阵甜腻在黏糊的面糊的带领下叫嚣着要占领他整个口腔。自家恋人似乎索吻不成有小情绪上来了,将他另一只手死死钳制住————但是不巧,本田菊总有办法让他给自己放行,各种意义上。他只将舌头稍稍卷起,学着恋人曾用另一张嘴言传身教的那样,温柔地包裹住那团面糊,再细细吮吸起来不浪费半滴美味,他那位更可口的恋人就会眼神飘忽地给他亮起绿灯,他那另一只手便也得以继续南下,从那件宽大松垮的衬衫下摆到滑如凝脂的大腿、再一路高歌猛进滑进光溜溜的、已经像面糊一样黏糊糊的腿根部时,他的耀双颊便泛起漂亮的粉红色来————然后就是接吻了。
  
  
  
  

突然有了肾之后放飞自我,仿佛已经看到lof娘拿着小黑笼子在身后赶来
大概要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潜水了。
(说得好像之前不是一样)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