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叔_以大橘为重

死磕右耀沉迷极东的死咸鱼

11:37 a.m.,洒到地上的太阳的光线不知何时已经爬回了窗台,给画着熊猫图案的陶瓷杯子缠上一圈白色的光。天上有几只黑色的鸟相继划过,留下一大片澄澈却不透明的、像是沾了大量水再刷上去的蓝。我拔下耳机拿起铅笔,厨房里菜刀叩击砧板的簌簌声开始播放,他的低马尾在背后扬起的发丝一道一道跃于纸上。

评论(5)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