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叔_以大橘为重

死磕右耀沉迷极东的死咸鱼

【菊耀】 多吃点青菜

诈尸了心血来潮的小短打,一时爽
依旧放飞自我很有病的文风,瞎写   

     “哎,我说,”王耀趁往锅里下肉片的空当才忽地开口,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他一眼,“你提出要跟我‘交往’的目的是不是就是这个?”
  

  肥白里夹嫩粉色的肥牛卷滚着暗红的麻辣汤汁,由着热腾腾的水泡冒出,再泼开浮在汤面的红油辣椒段和白芝麻沉下底。再升上来时已经成了凹凸不平的熟灰色且被本田菊眼疾手快地截下,一双木筷钳住在滚起的白汽中抖了两抖,也将王耀没有抢到肉片怨恨的目光抖回了锅里,然后蘸到麻酱里一裹————
  

  却谁料对面一个白瓷碗已事先伸到眼前。本田菊屏息,他苦心经营,要到嘴的肥牛片难道便就此拱手让人!正要开口讨要个说法,对面却笑的得意先声夺人:“菊,我想尝尝你调的酱。”
  

   ......
  

   好吧,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本田菊自认无力招架,只好将自己好不容易抢来的、新鲜涮好劲道可口的肥牛肉心不甘情不愿夹到王耀碗里。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看着王耀一边满足地嚼着最后一块肥牛一边连连倒吸凉气、鼻尖都沁出细密的汗珠来,伸向桌上牛奶的手却还执着地拐了个弯将鬓边发丝挽到耳后的可爱模样,本田菊心下的确升起了一丝异样的悸动与满足......
  

  ......个屁勒!
  

  巴巴地捞了块豆腐到碗里,本田菊还不经意似的摆出一副比窦娥还冤的表情:“您看这肉不都在您碗里嘛。” 也把烫熟了嫩得水灵灵的豆腐块淋上一勺辣椒油,趁红油还没带着细碎的籽流到碗底长舌一卷,赌气般“滋溜”一声把豆腐块咽了下肚。不料却被阵喷涌而上的火气夹着痛感掐上咽喉呛了个满脸通红。
  

  王耀见状忙拎起一旁画着青花的白瓷长嘴壶给满上一杯,手还颇为细心地碰着杯壁试了温度正好便吹开了卷成团飘起的白气往本田菊嘴边送去。本田菊只顾低着头咳嗽也没看,也由着王耀连灌了他一整杯。不料这一来本田菊两眼一瞪,的确是止了咳,嘴唇紧抿成了条白线,两颊却更红得跟两饼点着了的大炮仗似的。王耀傻了眼,只好一手给他捋着背顺气,一手再倒了一杯又递去他嘴边。
  

   “哎,”小巧的茶杯被本田菊极抗拒地挡开,空气尴尬地僵持不下,“耀君————”
  

  “哎哎,在这呢?”
  

   “在下承认,”本田菊深吸一口冻到零下的空气,“上回您从山上采下的茶叶,是我喝了。”
  

  “啊啊......啊!原来是你!”......“没事啊反正我还有罐更好的抹茶藏着呢。”
  

  “......在下存在钱庄的银两——” “我知道,密码是我生日嘛。”
  

  “......那在下——” “简单!想去北国下雪的林子里过养老生活每天喂鸟喂鸡摘野菜——”
  

  “那......” “你做的芋丝鱼生片天下一绝!怎么样?是不是满分!”
  

   凝视着莫名满面红光一副迷之骄傲样的王耀,一秒,两秒。本田菊感到一阵金黄色的圣光笼罩在自己头顶,于是发自内心地弯起眼宠溺一笑。
  

   ————王耀刚给自己倒的是他自家店里的稻花酿,五十五点七度,不羴水。天知道酒撞上卡在喉头里不上不下的辣椒油是何种天雷勾地火,总之他本田菊从阎王手里走了一遭回来白眼都要反到天上去了。
  

  
   “嗯,”本田菊拿起刚刚那壶给王耀也满上了一杯,还不忘夹了一片青菜在冒起大橙色泡泡里的红油汤底唰了三刷,连着沾上的红辣椒干送进王耀嘴里,“多吃点青菜。”
  


————————————————
真的,大白菜看起来水灵灵一副很乖巧的样子,一下重庆火锅麻辣汤底,被辣到过不知所措的人才会懂         
ヽ( ̄д ̄;)ノ

  

评论(5)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