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叔_以大橘为重

耀耀耀耀耀!
极东无差or菊耀,偶尔有其他耀相关cp,吃耀菊但不产出。
写文图一时爽,懒,且大有烂泥扶不上墙的趋势(......)
教练其实我想学画画的(......)
......
别、别取关哎有话好说!

【极东】论狐狸的正确养成方法(中)

✔    修改后重发。二,三合并了
✔ 起名废。
✔ 私设。变成狐狸被误认为狗的小菊 x             单身多年却蜜汁自信的中二老王 ✔ 原来这篇才是正文
✔ 耀君的第一人称。小学僧文笔轻喷

      于是我家现在就有了两只狗。它似乎对于自己被一个陌生人抱回家这种事情内心没有丝毫波动————除去它前爪刚踏进我家家门时突然转头试图逃跑、被我强行抱回后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之外,我们之间十分和谐。

      “以后就都是一家人了你还在害羞什么啊!来吧、不用客气————”我抱着它,一边揉着它的头,一边使自己尽可能的显得更热情、更亲和一些,试图缓解它初来乍到的紧张。

      我的话似乎对它非常管用:它先是把头向后仰了仰,又迅速地垂下头,把整张脸埋没在我的胸前,两只前爪死死地扒住我的衣服。就连之前一直不安地摇个不停的毛茸茸的尾巴也安分地垂了下来,孤伶伶地吊在空气中,一动不动。

      ————虽然我在之前的十余载人生中养过的宠物只有两只号称“长寿”的乌龟————即使它们没能在南方冬天的刺骨冰冷中挺过短暂的两天————但这丝毫没有对我的养小动物的天赋造成半分影响!

      我果然不愧是连第一次见面的小动物都会感到亲近的超级有魅力的人啊!

      怀里的小家伙好像也感受到了我的自豪感,似乎是感同身受般兴奋地抖了抖身子,把头垂得更低了。

      我把它抱到沙发上。“你也不用太过兴奋啦,从此以后这里可就是你的家了哦!”

      它先是愣了愣,随即耳朵动了动,再用爪子在垫子上这边踏踏、那边踩踩,而后又终于安心了似的,把自己蜷成了一团趴在垫子上,耳朵又动了动。

      这时已经接近黄昏了,辛勤地工作了一天的太阳也变得懒洋洋的,在地平线上半探着头,不似正午时耀眼,却多了几分亲近,无端地令人感到莫名的安心。我和它所在的这个狭小的、不起眼的空间,竟也得了太阳的眷顾,几缕残余的金黄平铺地板,又跳上沙发,最后跃上它雪白的耳朵尖,如同精灵一般起舞。

      真好啊。总算是安定下来了,这个小家伙一定受了不少苦头,否则也不会刚沾到垫子就睡着了。想到这里,我竟感到一丝愧怍。

      不过既然遇到了我,像那种露宿街头的事情就绝对不允许再发生了。

      你也是这么想的吧?二狗子?

      此刻岁月无限静好,但我的肚子却不解风情地向我提出了抗议。正是诗情画意之时,相比起享受此刻的宁静,于是我选择了向蓝蓝路势力低头(划掉)毅然踏上了通往菜市场的征程。

      去吧,王耀!即便前方的路望不见尽头,为了沉睡中的公主,也必须斩断荆棘义无反顾!

      然而当我提着战利品凯旋而归时,迎接我的却并非是公主,而是空荡荡的屋子。

      一阵轻灵的风从小阳台飘进屋子,撩拨起落地的帘,吹入了几声孩童的嬉笑;最后一缕金光似是眷恋般铺在空荡荡的垫子上,却怎么也触及不到站在阴影中的我。

      我的心也似那空荡荡的垫子空落落的————虽然只有短暂的相处,虽然明明知道这也是一种可能的情况————但当真正寻不着它那小小的身影时,我内心的惶恐与不舍又无所遁形。这样那样的情绪忽的填满了整个心房,海绵似的不断吸水胀大、直到要溢出把我淹没......意识失去前的最后一秒,我才意识到————

      我的肚子还饿着呢。

      一阵阵升腾的热气扭曲了白炽灯的灯光,一道道菜肴如同调色盘似的摊开在餐桌上,令人食指大动————只有这种时候我才真切地能感觉到自己活着、自己的心脏在跳动、自己的血液在流淌。一碗白米饭,一两碟或蒸或炒的荤菜,再加上一碗也许是白灼的素菜,有时还有一小杯酒,满头大汗地坐在饭桌边,这样人生才算完整吧?

      只是不知道,今天那个小家伙如今是不是在饿着肚子呢?还是说已经......

      讨厌我?

      也对啊,在对方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把对方带回家,竟然还趁睡着的时候跑开去干别的事,这样的我会是个很糟糕的主人吧?

      我知道我的手艺丝毫不差,今天的饭菜也绝对足够勾人食欲————但不知为何如今在我看来突然变得索然无味。

      好奇怪,明明一直以来都是这样自己做饭给自己吃,明明刚刚还觉得这样的话才是大圆满————可是我察觉到了:

      现在这样,还缺点什么。

      今天的饭放少了水?不是。今天的青菜放少了盐?没有。将今天的事情在脑海中一一回放,再将他们一一否定————不对,都不是。

      我像一个偏执狂一样执拗地想要寻出这个问题的答案,我呆滞地盯着筷子的尖端,好像要把它盯出一个洞来————可是无一例外,这些根本起不到作用。

      我放过了筷子,抬起了头。就是这一抬头,我愣住了,我惊讶于我所看见的————

      那里什么都没有。

      是的,什么也没有。那儿只有一堵冷冰冰的墙壁,再还有就是墙壁上的一片雪白。那里并不存在“有温度的”事物。客厅也一样空荡荡的。我想房间的情况也与这些相差无几。

      这是多么可怕的、难以置信的事情:我独自生活在这样的空间里,每天都面对着同样冰冷的物体,一个人。而更可怕的是,在今天之前,我对这样的一切习以为常。

      也许,我需要什么能在彼此之间传递的、有温度的......东西?

—————————————————————————
惯例废话
果然没有办法完结,额呵呵
我就是..还差那么....一..点..点.....
而已啊!

其实本来想着上一篇这么烂好像说了很多其实似乎啥都没说,这篇来个大——粗——长

嘿嘿。

这篇就是在讲老王的心理变化啦你们这么机智肯定看出来啦哈哈哈
老王一开始对于小菊(二狗子?)并不上心

每篇都说是要到重点剧情啦结果每次又想到些别的东西然后加进去什么的。
我已经差不多废了
(二)和(三)其实都是在装逼,对,写得开心就好。完全就是在当练笔了啊......

说了这么多你们真的都不来和我唠嗑唠嗑?(关爱空巢老人.jpg)
      不要脸地依旧打很多tag

     

评论

热度(26)

  1. 隔壁王大爷家查水表橘叔_以大橘为重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