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叔_以大橘为重

耀耀耀耀耀!
极东无差or菊耀,偶尔有其他耀相关cp,吃耀菊但不产出。
写文图一时爽,懒,且大有烂泥扶不上墙的趋势(......)
教练其实我想学画画的(......)
......
别、别取关哎有话好说!

今天份的极东糖也请好好享受

攻受不明。

  避开了高峰期的深夜,回家的路变得无限漫长。王耀用手支起下巴,手肘撑在扶手上,看着地铁门一次次打开又合上,车厢里人气却好像分毫不增————王耀单手支起下巴,手肘撑在翘起的一条腿上,一天的工作以及额外的加班已经抽空了身上为数不多的能量,他琥珀色的眼睛漫无目的地扫视着车厢内零星的人影。
  
  大多数都是像他一样疲惫不堪的上班族,无精打采地低着头,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手里的手机;有两个小学生穿着相似的衣服,叽叽喳喳地拌着嘴,大有两只公鸡相争、不争出个你死我活誓不罢休的气势;一个女子初中生拉着另一个女生的手有说有笑,眼睛却不时飘向别处,另一个女生也只是面无表情地点头;一个戴着耳钉、脖子上纹着身的男人正面色柔和地通着电话,眉头不时皱起又舒展,眼里是化不开的柔情蜜意;坐在旁边的一对老人满头白发,十指相扣,头微微后仰着。
  
  他忽然从这种观察的游戏中找到了某种乐趣。王耀小时候有一个叫做本田菊的玩伴,据说两人家里是世交。他们穿同款的衣服,玩一样的玩具,但每次到最后王耀的玩具都会被本田菊抢去。他们还为此打了一架,然而最终以被双方家长撵回家吃饭而不了了之。两人共处的童年也在此告一段落。
  
  再次见到这个儿时的玩伴是在初中,那时王耀听说他们班要新来一个转学生。后来怎么回事王耀也记不清了,但那时再见到那张久违的、已经褪去几分稚气的脸时,他们一定都笑得很灿烂,握手时也分外用力。
  
  后来他们两人成了校园里颇有名气的“传奇”,凡是有王耀出现的地方绝对能在他附近找到一个短发黑瞳的身影。再加上两人的成绩都是名列前茅,又长相清秀,有点名气也不足为奇。
  
  现在想来也的确如此,那时王耀身边总有本田菊的影子:到课间要去打水的时候,王耀总能在自己的杯子旁边找到本田菊的;本田菊总能在有王耀最喜欢的红烧排骨供应的那天抢在王耀前面一位打饭,然后占到位子欣赏王耀在听到“红烧排骨已经供应完毕”后几欲石化的表情;王耀老是时不时翻翻本田菊整齐得跟印刷体没两样的笔记本,用自己歪歪扭扭的字迹给他补充各种要点;而他也总能在自己的随身物品————诸如文具袋、校服外套等的隐秘处找到一些可爱的涂鸦,以及清秀工整的“本田菊”三个小小的正楷字。两人总能找到一些吵架的理由————这跟他们找到和好的理由一样简单。
  
  什么时候自己也开始会像那些老人一样缅怀过去的事情了?王耀在心底嗤笑自己这种行为,却不觉嘴角已经掀起一抹温柔的弧度。他抬起头望出车窗,不出意外地只看到炫目的霓虹灯和一个灯下弹着吉他唱歌的青年。依稀几句“回家”随着零碎的旋律飘飘忽忽地跑进王耀耳中,又飘飘忽忽地不知飞向何方。
  
  还有一个站就到他的出租屋了,但王耀却站起身往车门走去。他要往回走。
  
  他要去哪里?他在心中这样问自己。那辆公共汽车不在乎他这一个乘客要在哪里下车、又要去向何方,它只知道它的终点站还未到达,它还要继续往前走。王耀也要继续走,但王耀不知道他自己要去哪。事实上,他的上下眼皮已经开始打架了。
  
  离出租屋越来越远,王耀终于停下了他漫无目的的闲逛,驻足在一座天桥上————不得不说,天桥的确有很好的视野————但王耀显然不是为了风景。
  
  在霓虹灯下唱着“回家”的青年匆匆收起了吉它,狠狠拽住一个从他身边走过的女孩,女孩挣扎着扇了他一个耳光。那个青年死死抓住女孩的手,然后不知从哪掏出来一支玫瑰憨笑着递给她。女孩拿过玫瑰却连看都不看一眼就扔到了地上,随后把头埋在青年的胸膛,肩膀一上一下地抖动着。那个青年也伸出手回抱她。两人在夜晚的霓虹灯下紧紧相拥,脚下是川流不息的车辆。
  
  那个唱过“回家”的青年,如今的确是回家了。王耀不知为何也想买一朵玫瑰————也许是卖花的小姑娘吆喝得卖力,又或许是因为别的什么————反正他知道这么做能使他开心起来。他付过钱,掏出手机看看时间,却看到了十多个同一号码的未接来电。
  
  好吧,光顾着自己放飞自我,差点忘了家里还有个人呢。王耀颇为无奈地笑笑,点开那个号码拨回去————看来今晚回去少不了一顿说教啊。
  
  熟悉的铃声在身后响起,王耀认得这是他打给本田菊的专用铃声。正寻思着什么时候自己打过去也有这个铃声,王耀就感觉自己被圈进了谁的怀里,禁锢在自己腰上的那双手虽然有些削瘦却意外地有力。
  
  
  “这么晚了,耀君还不打算回家吗?可让在下一番好找。”温热的气息打在耳畔,让王耀原本打算挥出的拳头就这么僵在了半空。
  
  “菊?你怎么知道......”
  
  “耀君上次做过的藕盒味道很好。”肚子里的疑惑被本田菊一句生生堵了回去————本田菊对于王耀的弱点了如指掌。
  
  “哎?!藕盒的制作可不是一般人能轻易掌握的哦————不过既然菊想吃的话也不是不能弄啦。”虽然对于自己从小的玩伴突然的撒娇感到意外————对于本田菊来说这种程度的确已经是不得了的撒娇了————王耀还是在老脸一红之后爽快地答应下来,并且尽量使自己看起来并没有太过兴奋。王耀在内心悄悄为自己的自制力点了个赞,也就没有在意两人如今对于合租人或者玩伴而言有些过于亲密的动作。
  
  等他反应过来,转过身想要说点什么时,一抹鲜艳的红色就措不及防地闯进了他的视线。待他定睛一看,竟是一朵开得正盛的红玫瑰,细细看去还能看见花瓣上的几滴露珠。
  
  王耀已经看不到别的事物了,他的眼中只剩下那朵鲜艳的玫瑰以及本田菊不断放大的笑脸;他的大脑也一片空白,除了本田菊低沉的“今晚月色很美”不断盘旋以外干干净净;身体唯一的触感只有嘴唇上的一片温软湿润————
  
  本田菊当时亦无暇顾及王耀作何反应,也不管以后王耀对他什么看法————事实上这些问题已经困扰了他不知多少个夜晚,如今他只顾好好享受这一刻————以后的事情就留到以后再说吧,总不能等到老了的时候回忆起来再叹息连从小就暗恋的人的嘴都没有碰过。
  
  一吻终了,本田菊一手仍保持着递出玫瑰的姿势,另一手搭着刚刚将自己推开的、脸色十分异常的王耀。
  
  好吧,有这种反应也不奇怪。本田菊在心底苦笑一声,看来这回真是作了个大死了。但他却出奇地没有感到后悔,反而还暗暗觉得赚到了,仿佛刚才做的是一个史无前例的伟大决策————在绝交之前还能索个吻,不亏。
  
  王耀好像真的生气了。他从当机状态回过神后先是皱了皱眉头,而后又用两根手指头在有些红肿的嘴唇上从左到右走了一遍,又从右到左走了回来。然后他将另一只手里拿着的、刚刚花了六块钱从路边小姑娘手里买来的玫瑰往本田菊手里重重一塞,拽起本田菊脖子上垂下的围巾转身就走。
  
  本田菊被拽得不知所措,只得顺着王耀的力在后面小步小步地跟着,“耀君?!我们这是要......?”
  
  王耀没有转过头看他,仍自顾自地大步流星往前赶,“回去给你做藕盒。”
  
  “就算是要回家也......”也用不着这么赶吧?本田菊在后面喘得上气不接下气。这种速度......该说真不愧是会每天早起打太极拳的人吗?!
  
  王耀没有理会本田菊快要化成实体的怨念,也出奇地没有借题发挥笑本田菊没有好好锻炼身体————当然,至于有没有在内心悄悄制定什么锻炼计划之类的就只有神知道了。
  
  “嗯,我们回家。”
  
—————————————————————————啊我果然是条辣鸡咸鱼啊(土下座) 
不过终于没有话唠了。
嗯,要是喜欢的话就点下小红心(←这人真是不要脸啊) 要是有评论的话就更好了!
  
  
  
  
  
  
  
  
  
  

评论(12)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