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叔_以大橘为重

耀耀耀耀耀!
极东无差or菊耀,偶尔有其他耀相关cp,吃耀菊但不产出。
写文图一时爽,懒,且大有烂泥扶不上墙的趋势(......)
教练其实我想学画画的(......)
......
别、别取关哎有话好说!

【好茶】 果然还是迟到了的新春贺文

✔ 总之就是唠嗑唠嗑,我在干什么
✔ 不要问我文章主题中心思想,我不听我不听

  亚瑟看着一个个在门前空地上挥舞着烟花的小孩,突然开始思考自己跟王耀回家过年这个决定的正确性。 而在前一天的这个时候他还为了这个处处黏着王耀卖萌撒娇,就差在地上打滚摇尾巴了。
  
  
  那天亚瑟依照惯例到王耀家里蹭茶,啊不对,是开小型茶话会,两人不知怎地从茶叶聊到了即将到来的春节。“说到春节,必不可少的就是我们家的红包......每到这个时候,一家人就会在一起嗑瓜子看春晚————虽然大家都在喷历年的春晚节目,但说到要取消的话却总会感觉少了些什么......啊对了!为了能够一家人团聚吃一顿团年饭,所以这段时间的交通会变得异常地不顺畅呢!......”
  
  这边王耀还在一脸骄傲地继续宣扬他家的优秀传统文化,亚瑟的思绪却在从他滔滔江水般的句子中抓住了一叶“团年饭”之后逆流而上不知漂到哪去了。王耀家的团年饭会是什么样的呢?饺子?面?米饭......总之应该是有中国特色的中国菜摆满一桌子......吧?
  
  ......
  
  奇怪,怎么突然这么安静?亚瑟从满桌饺子的“团年饭”中回过神,眨了眨眼————该死,在谈话中走神可不是绅士该有的作风啊。亚瑟正想拿起手中刚喝过的茶小嘬一口掩饰两人此刻大眼瞪小眼的尴尬,却觉得两人的距离以及与王耀的身高差都变得好像有一点不对劲,那杯茶也好好地被放在自己坐过的垫子旁边————等等,为什么垫子上只有一个印子?
  
  亚瑟不在亚瑟原本应该在的垫子上,那么他现在在哪?亚瑟的大脑在一瞬间当机后还是眼睛给出了答案————见鬼,他的双手正死死抓着王耀的肩膀,王耀那属于东方人特有的小巧的鼻尖与亚瑟的高鼻子碰到了一起————更糟糕的是,亚瑟发觉自己此刻的心跳竟然不听使唤地跳得飞快,好像下一秒就要破开胸腔冲出来似的。
  
  他只好又眨了眨他那祖母绿的眼睛,将收回的手顺势变掌为拳放到嘴边,掩饰性地轻咳两声:“那个,耀啊,我不是......”
  
  “啊你不用说了,”王耀不等亚瑟解释,抬手轻抿手里刚泡的正山小种,然后将茶杯不轻不重地放回杯垫上,发出“咚”的一声,“抱歉,但是绝对不可能。”
  
  那一声“咚”落到亚瑟耳里却成了一道惊雷,哀转久绝————王耀刚才说“抱歉”?!所以就真的意味着“绝对不可能”吗?!亚瑟还什么都没说出口,微弱的希望就已经被扼杀了苗头。
  
  “耀,你真的......”
  
  “绝对不可能。”重复着上一句话最重要的成分,王耀抬起头,用清澈的琥珀色的眼睛直视亚瑟。
  
  “就算是这样!你至少、好歹也......”
  
  “我说过了不行!”王耀失去了仅有的耐心,难得地提高了音量,声音还带上了几分不易察觉的颤抖。“你还记得的吧?已经是去年的事......但我可是还记得清清楚楚————” 王耀说到动情处,眼眶竟有些湿润,他仰了仰头,好像这样能让眼泪流回去似的————
  
  “那时候,可是连我家的高压锅都爆炸了啊!厨房到处都是大片的黑色......我不久前做的大扫除、前两天买的新烤箱......你知道生产一个烤箱需要多少......你们年轻人就是......四舍五入就是一个亿啊!!”
  
  “好好好!我不提了!我不进厨房不就是了啊,快别说了啊......”亚瑟见王耀这副样子哪里还敢多问一个字!他手忙脚乱地找着纸巾,又一张张地直往王耀脸上糊————没办法,小祖宗一想起伤心事就得说教一番,搞不好恐怕这个茶话会就变成教育频道......
  
  一小时后。
  
  “......唔......总之只要你不进厨房,你想干什么都可以!”王耀两眼发亮地看着亚瑟手里的一包茶叶,喉结上下滚了滚,很不争气地在将《x主席语录》背到一半的时候停了下来。亚瑟听到这话先是悄悄呼出一口气,心说这小祖宗总算是消停了,而后又捕捉到王耀刚刚这句话里的一个重要信息。
  
  “等等......真的是干什么都可以吗?”亚瑟暗搓搓地打起了小算盘,对王耀露出一个自认为极度绅士的笑容。看来这包珍藏的茶叶给得不亏啊。
  
  王耀听到这话先是一愣,反应过来后才暗暗叫苦————得,不过顺口一说,没想到竟被揪住了小辫子。唉,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王耀对此也只得苦笑一声:“好吧————不过进厨房除外!”
  
  “那我......我想尝尝你刚刚说的那什么......什么年饭!只是好奇而已啦————要是不可以的话也没关系,我也没有很期待啦......”
  
  
  ————于是亚瑟现在就提着两人的行李站在王耀家门前不远处————说提着不太准确,毕竟他脖子上挂着的一个挎包以及背后的大型背包也很惹眼。王耀看起来很有兴致,在前面蹦蹦跳跳地引着路,嘴上还哼着“鸡啊,羊啊,送到哪里去?送给亲爱的解放军......”十分有朝气。
  
  “好啦,我们快到啦!”王耀终于良心发现亚瑟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于是又放慢脚步蹦回亚瑟旁边,伸手取下了自己挂在亚瑟脖子上的熊猫小挎包,还踮起脚顺带捋了一把亚瑟刚刚洗过的头发。
  
  “亲爱的,这已经是第二十七遍了。”亚瑟头也不抬,认命地任由王耀把自己当苦力————人在屋檐下!
  
  “哎我这回是说真的,”王耀不满地努努嘴,然后从挎包里拿出一支钥匙往一扇门里一戳,亚瑟低着头只听见“咔嗒”一声————“好啦,快点进来。”
  
  亚瑟一抬头,就见一袭红衣的王耀粲然一笑,倚在门边对他做了个“请”的手势,一口大白牙晃得他有些失神。亚瑟也回以一笑,抬脚跨过门槛,却感觉脖子上有什么重量又回来了————得,感情刚刚把包拿回去也只是为了拿钥匙。
  
  亚瑟把身上的大包小包都甩到沙发上,打算就直接在沙发上来一场身心的放逐。但王耀显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
  
  “你就把这里当做自己家好了————哎小少爷还真把这当自己家啊?!”王耀见亚瑟摊在沙发上就不干了,把刚刚拿起来的扫把往亚瑟身上一甩,“起来!咱们回家是要过年来着不是度假!年纪轻轻的才拿点东西就不行啦?”
  
  亚瑟欲哭无泪,认命地抓起扫把在客厅游荡起来。王耀见状也就没再多说,默默地转身出了门。
  
  等亚瑟把屋子打扫干净后已经接近饭点,他的肚子很不争气地叫了一声。他在屋子里转了一圈也没寻着王耀的影子,只在茶几上找到一杯绿茶————茶倒是少有的好茶,可惜已经凉了大半截,幸好茶旁边还放着几块精美的茶点,显然是在他打扫屋子时王耀放着的,上面还微微带有一点温度————就当是打扫的犒劳了,亚瑟这么想着,大刀阔斧地往椅子上一坐也顾不得什么绅士形象了。天知道他现在腰有多酸肚子有多饿,这点补偿可还远远不够啊。
  
  亏得王耀还有点良知,当亚瑟在内心对王耀画着圈圈并且咬下最后一块点心时总算提着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塑料袋出现在亚瑟眼前。亚瑟赶紧把手里还有一半的点心塞进嘴里,跑过去接过王耀手里的袋子:“......唔,王耀里去拉泥了......怎么这么多东西啊。”
  
  王耀一把推开亚瑟准备帮忙的手:“我刚刚去了市场......哎呀我拿得动,这些东西算什么......啊呀!”
  
  很明显,王耀的腰并不打算配合他睁眼说瞎话,不争气地发出一声响亮的抱怨,幸亏亚瑟眼疾手快,一伸手就抱住了那堆袋子使它们免受落地之灾,但王耀显然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可王耀好歹也是练过的,身手又能差到哪里去?只见他说时迟那时快,在落地前一秒伸手胡乱一抓,一声巨响打断了亚瑟说到一半的“baka”,然后天地又重新归于寂静。 亚瑟在倒地前最后一刻心情竟无比平静:“幸好有王耀垫着”。
  
  这回王耀竟然没有开启说教模式,也没有用凶狠的眼神瞪他————在压着王耀的一分钟二十九秒里,亚瑟已经在脑内设想了王耀的无数种反应,其中最坏的结果是王耀挥舞着中华锅将他赶回英国,还不带报销飞机票的那种————但王耀只是抿着嘴轻飘飘地推开了亚瑟,自己站起来之后就一言不发地进了厨房。
  
  亚瑟瞬间蒙了。这种程度的玩闹以前也有过不少,可都没试过会是这种反应啊?亚瑟的大脑再次高速运转起来,小时候尿了几次床、偷吃了王耀多少零食,到最近进了几次厨房,可愣是找不出哪里惹到王耀了。刚刚王耀站起来的时候好像看到脸很红啊......该不会摔出什么毛病来了吧?!难得还能摔失忆了?那他现在是不是应该先打个120......或者他应该趁王耀从厨房里拿出菜刀之前先报个警?
  
  正当亚瑟犹豫着到底是该先叫急救还是先报警时,王耀总算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不过手里拿着的不是刀,而是端着一碗面,上面还覆盖着几棵青菜、一个煎蛋和几片肉,看上去倒是挺丰盛。他先是将面放到茶几一端,又转身进了厨房端出另一碗,放到茶几的另一端,然后坐下吃了起来。亚瑟走到那碗明显是留给他的面旁边,见王耀吃得起劲,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直到王耀向他递去一个询问的眼神,他才暗暗想着“看这样子应该是没事了吧”坐下开始吃。
  
  可刚夹起一棵青菜,亚瑟又觉得王耀只顾埋头吃不发一言的气氛很不对劲,而后又放下了筷子。“耀?你......没事吧?”
  
  “嗯。”不咸不淡的鼻音却一下子把亚瑟的心高高吊起————“你真的......我是说你的腰......”
  
  “我说了我没事!”王耀一下子把筷子拍在木茶几上,然后似乎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又把筷子拾起来,伸进碗里夹了一柱面送到嘴边,“没事......你快点吃,吃完之后还有正事要干。”
  
  听到王耀这话,亚瑟悬起来的心脏才算是彻底落下来了。他这下才看到面条上方飘起的一道道白气变成了一只大大的钩子,直往他鼻子里钻,将一种叫做“食欲”的东西勾了出来————接下来要做什么所谓“正事”根本没能引起亚瑟内心半分波动,最重要是现在。
  
  王耀早就乘着亚瑟胡思乱想的空当把面吃完留下空碗回了房间,于是刷碗擦桌的重任便落到亚瑟头上了。等亚瑟好不容易收拾完了要进房间睡觉,却见王耀泪眼婆娑地趴在枕头上,只露出一半的眼眶红红的。亚瑟见状赶紧过去拍拍王耀的头:“耀?你哪里不舒服?”
  
  王耀抬起头,水汽盈盈的眼睛在对上亚瑟满怀关切的眼神后又迅速垂下:“......腰......”
  
  亚瑟立马会意,坐到床边用手在王耀腰上某个部位按了按:“这里?”
  
  王耀没有说话,回应亚瑟的是他重重的吸气声。亚瑟于是继续在周围揉揉按按,力道掌控得刚刚好,王耀的眼圈也不红了。
  
  “现在好点了吗?”
  
  “嗯......”王耀坐起身,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然后咧开嘴朝亚瑟一笑,“谢啦————过来睡午觉吧。”
  
  “......午睡?”
  
  “嗯,今天难得天气这么好,不睡一觉可惜了。”王耀将身子往里挪了挪,拍了拍旁边的枕头,“毕竟......今天也很忙了......总之绝对趁现在好好休息一下!”
  
  “哎,可是......”
  
  “别可是可是的,你又不是来度假!”王耀又将被子往床边拖了拖,背过身子用后脑勺对着亚瑟:“来吧————不用客气!”
  
  亚瑟拗不过,只好在他旁边躺下。“嘛,既然你这么累,我就勉为其难陪你休息一会好了。”
  
  回应亚瑟的只有均匀的呼吸声。
  
  王耀其实根本不累,他只是觉得上午似乎大部分都是亚瑟在干活,也该让他歇会儿。谁知王耀这一歇,一醒来就发现旁边的金发脑袋不见了。伸手一探,被窝是凉的。王耀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他因为刚睡醒而昏昏沉沉的脑袋瞬间清醒,赶紧穿戴整齐,两步并作一步出了房间————
  
  果然,亚瑟在厨房里。
  
  亚瑟也发现了王耀,于是朝他灿烂一笑,“耀你醒啦?现在刚好是绅士的下午茶时间......耀?”
  
  王耀没有理会亚瑟,他只是死死盯着亚瑟端着的碟子。他甚至把头凑了上去,还用手在碟子上方朝着鼻子的方向扇了扇,然后凑近了亚瑟的脸,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亚瑟,好像要用视线在上面扎一个洞。良久,王耀总算打破了这几乎凝固的沉默。
  
  “这些甜点是你做的?”
  
  “是啊,这可是我大英帝国......”
  
  “......厨房没有爆炸?”
  
  “哎这是什么意思嘛!我的厨艺一向很不错好吧!”
  
  王耀皱着眉头,小心翼翼地用食指与大拇指的指尖捻起一块点心,送到唇边,犹豫几秒后用上下门牙磨了一下,亚瑟见到王耀两边眉头向上猛地一跳,然后将那块点心整个放进了嘴里。
  
  “哈哈,果然我的厨艺不错吧!喜欢的话再多吃点也不是不行......哎哎别全都拿走啊!”
  
  “我们家连春联还没贴呢,”王耀端着甜点坐到了不知何时出现的太师椅上,翘起二郎腿,“你有身高优势————待会儿要有客人来啦,要抓紧哦!”他抓起一块红丝绒蛋糕咬了一大口,“我可是要准备晚饭的人。”
  
  好吧,看来过一个正宗的中国年不包含喝下午茶这一项。亚瑟拿起王耀放在桌上的春联和糨糊。不过至少厨艺得到了肯定。
  
  于是在王耀吃点心期间,亚瑟已经贴好了春联。亚瑟正要把碟子里最后一块蛋糕拿走,眼角却好巧不巧瞥见了桌子上的一叠红包袋和一叠崭新的人民币。王耀头也不抬,亚瑟只好怏怏收回了手。
  
  “真是的,到底是谁服侍谁啊......”
  
  “唔!......我这是在帮你,”王耀嘴里发出了意味不明的赞叹声,“你要知道,你是英国人。你知道怎么应付中国的客人?”
  
  亚瑟想起了临近春节在网上看到的段子,翻了个标准的英国白眼,没接话。
  
  “你知道的吧。像一些‘今年多大啦’,‘有没有女朋友’,‘做什么工作啊’之类的问题,我可保不准你能不能保持你那所谓绅士风度。”王耀见包好的红包在桌子上堆成了一座小山,满意地笑笑,又咬了一口蛋糕。“所以啊......”
  
  “所以?”
  
  “所以到时候你就只管给红包,也许时不时倒倒茶水,实在不行就只管笑着说一些类似‘新年快乐’这样好听的话就可以了。剩下你就不用管这么多————要是不确定要说什么你就只管点头。我记得我在来的路上有大概跟你说过?”
  
  “大概......”
  
  “好啦好啦,其实也没有那么可怕啦。你要知道这都是因为爱。”王耀从太师椅上蹦起来,拍了拍手上的蛋糕屑。“客人应该不会这么早造访的......我得先去给老祖宗上柱香,你要不要跟我一起?”
  
  亚瑟看了看表,对王耀露出一个遗憾的表情。王耀眼里有几分失望一闪而过,但很快就消失了。“好吧,我还想着能有人帮我提东西,不过也并不是很重。那你就在家里随便转转————厨房除外。”
  
  亚瑟看着王耀手里的几柱香以及几包爆竹,将想要跟着他帮忙提东西的念头狠狠压了下去。眼下对于亚瑟而言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小王?小王!小王在吗?”
  
  一个陌生的声音不合时宜地响起,生生给他冒粉色泡泡的幻想狠狠来了一刀。亚瑟略为不满地皱皱眉,不是说客人不会这么早来拜访吗?!
  
  “小王!小————哎,你好,请问你是......”
  
  站在门口的是一位长着棕色长卷发,打扮时髦的少妇人。亚瑟赶忙接过她手里的袋子,侧身将妇人迎进屋。
  
  “啊,阿姨您好,”亚瑟理了理头发,深呼吸一口,“新年快乐!”
  
  “啊啊,你好你好,你是小王的......朋友?啊,新年快乐。”那位妇人没有见到王耀,对于出现在王耀家客厅的亚瑟感到十分意外。
  
  “啊,阿姨请坐————我是王耀的......朋友,额,是英国人。”亚瑟想起王耀说过不要太拘谨......现在的气氛看来应该还进行得挺顺利吧?
  
  “噢,是英国人啊。”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亚瑟总感觉那位妇人在重复“英国人”这三个字时加重了语气。亚瑟给她倒了杯茶————总之倒茶总没错吧!
  
  可几秒钟后,亚瑟的淡定在阿姨拉着他的手开启嘴炮模式后彻底阵亡。阿姨操一口带口音的普通话,像机关枪一样“突突突”地根本停不下来,亚瑟连趴下都来不及就被连中数弹————总之这种时候只要笑着点头就没错了吧?王耀快点回来啊......
  
  不知两人是有心电感应还是怎么的,王耀前脚刚跨进门就看到自己的邻居笑得一脸亲切和蔼地拉着亚瑟的手,嘴唇咧开极夸张的弧度有节奏地一张一合;亚瑟也笑得十分灿烂可爱,只是两边眉毛之间打起的结让他怎么看都是一副在说着“人生重来算了”的样子,那颗挂在脖子是的金毛脑袋跟上了发条似的拼命向前啄着————这家伙八成是不知道怎么应付,一边点头一边祈祷着王耀赶快回来。
  
  虽然亚瑟这副样子实在有趣,但客人是不能怠慢的。亚瑟一见王耀眼睛都亮了,视线从王耀进门以来就黏在王耀身上。那位妇人见了赶紧放开了亚瑟的手,脸上的笑意越发加深了。王耀好像还隐约捕捉到妇人似乎讲了“一起”、“男朋友”之类的词,这让他有种不太好的预感。顺带一提这种预感是今天第二次了。
  
  “阿姨新年快乐!聊什么这么开心呢?”
  
  “啊没什么没什么!”那位妇人从包里掏出两个红包递给两人,亚瑟在王耀朝他点点头之后很礼貌地接过并道谢。“阿姨还有些事,就先不打搅你们啦,你们要好好相处啊!”
  
  “这么快啊......那阿姨慢走啊!”
  
  
  “亚瑟你说实话,”王耀在送走妇人后突然转过头对亚瑟正色道,“你刚刚是不是一直在祈祷我回来?”
  
  亚瑟被王耀突如其来的严肃镇得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我刚刚就在想,你去了这么久,会不会是一脚踩进臭水沟里出不来了,会不会是在路上闪了腰......我可担心你了!”
  
  “滚!”王耀出拳朝亚瑟肩膀来了一下,然后转身进了厨房,还煞有介事地关上了厨房门。没多久门旁边的小窗从里面被打开,窗台上被放了一个装满青菜的盘子,王耀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给我把菜洗了————不准碰到厨房门!”
  
  “要是我碰了会怎样?”
  
  没有回应。亚瑟觉得自己这种行为真是幼稚到极点,便端起盘子洗菜去了。而就在亚瑟转身那一刻,王耀闷闷的声音又从厨房里传出来:“有结界,你进不来的————你会受到诅咒!”
  
  啊,这就是神秘的东方!亚瑟再也不敢打厨房的主意,看厨房门的眼神也不知为何变得十分狂热崇敬。
  
  
  
  “大佬/哥哥/老师/先生/大哥!”
  
  不同的声音在门口同一刻响起,王耀将手在身上印着gitty的粉红色围裙上揩了揩,亚瑟将最后一道菜摆到了桌子上,然后不约而同跑到了门前。
  
  几梭亮点“嗖”地钻到天上,随即在升高到某个点突然炸开,红色的,黄色的,绿色的点与线在空中散开又聚合,而后又渐渐与夜空融为一体————
  
  “新年快乐!”
  
  

——————————————————————————————
对我就唠嗑唠嗑。
其实只是单纯地想表达我对春节的爱(比心)!原本还想加上晚上十二点会放鞭炮的(笑),结果后来越写越多根本收不住。。。。。。嗯。

表姐家里的大年三十,晚上到了十二点左右每家每户陆续放鞭炮,小孩子们会拿着一叠写着“财神”的红纸到放鞭炮的那家里去,冒着滚滚浓烟大喊“财神到”呢!大人们也会开心地收下这些红纸然后给一些小红包给孩子们。一定得在鞭炮声响后不久到达呢,否则放过鞭炮大家就要关门睡觉的!是十分有趣的习俗呀。

总感觉这篇文要被阿汐吐槽了呢。。。。。。

从极东突然到好茶会不会掉粉啊?!本来就不多了我很方啊!
  

评论(5)

热度(33)